1. <code id="66611"></code>
      <acronym id="66611"></acronym>
    2. <label id="66611"></label>
    3. <var id="66611"><rt id="66611"><big id="66611"></big></rt></var>

      1. 您現在的位置>>高中生網網友專區 >> 文化沙龍 >>文學夢 >> 正文
        他 · 她 ·他
        來源:《高中生》雜志 作者: 2006-05-26 00:00:00.0

            韓 寒

            這個叛逆得如此徹底的人;
            這個敢與教育制度對抗的人;
            這個用一支犀利的筆抨擊著他所厭惡的一切的人;
            這個敢于做我們不敢做的事情的人!
            他寫著他內心最真實的想法,那也是我們所想的。他敢于寫出來,還洋洋得意地說:“就是我說的,咋了?”我們卻只能暗地里說。記得一次學校補課,我們每個人都充滿了反感,同桌的小小氣呼呼地對我說:“你老姐我明天不來了,小妹你就自個兒在這地獄里耗著吧!”我知道她明天一定得來。第二天,她果然來了,沖著我無奈地笑,我理解她。的確,我們又能怎樣?我們不可能像他那樣,在考試卷上寫下大大的幾個字:“我不考了。”然后還笑瞇瞇地交卷,再大大咧咧地走出考場,酷!可是,我們不能這么做,我們得繼續走,走在大人為我們鋪設的道路上,完成父母寄托在我們身上的希望。走,繼續走,默默地走,無奈地走……
            他看別人不看的書,他做別人不敢做的事,他用犀利的筆尖劃開社會上某些事物虛華的外表,盡顯出腐敗的本質,讓人深思。那些成熟的文字似乎不像是從那個年輕的頭腦里涌現出來的,但分明又是。那帶著幽默嘲諷的文字,向我們展示著我們平時很少觀察到的事情,一些細微的事在他的筆下可以反映出整個社會的無奈與失敗。
            他的故事在中學生、老師及家長之間徘徊了很久,愛、恨都是源源不斷。他無所謂,而是仰著頭繼續走他的路。正如他說:“四年來不管至今還是喜歡我的,或者痛恨我的,我覺得都很不容易。四年的執著是很大的執著,尤其是痛恨一個人四年我覺得比喜歡一個人四年更加厲害。喜歡只是一種慣性,痛恨卻需要不斷地鞭策自己才行。無論怎么樣,我都謝謝大家能夠與我一起安靜或者飛馳。”
            現在的他,也許正開著他的賽車,奔馳在自己的跑道上,越過他的田野,跨過他的河流。他的優越性,他的不馴,正如陽光下他自由飄揚的長發和充滿詭異的微笑一樣。或許此刻,他正在世界的某個高處俯看這個世界,并以絕對的高度帶著他的自由在浪跡天涯!


            安妮寶貝

            一個充滿曖昧的名字;
            一張寫滿滄桑的臉;
            一顆充斥著蒼老的心;
            一堆陰冷潮濕的文字。
            終于在網上看到了這個我已經喜歡了很久的作家的照片。黑色的衣服,纖細的手腕,光滑的皮膚,蒼白的臉龐,明亮烏黑的眸子,高高的顴骨,又長又黑而且凌亂的頭發。小小問我:“什么感覺?”我說:“滄桑!”對,是滄桑。那副有著東方人神秘特色的面容,像是已飽嘗人間酸甜苦辣,冷漠、疲倦,像她的文字!
            安妮的文字是陰冷的,散發著一股股詭異的暗香,尖銳的文字撕裂了我的心。7片、49片、2401片……碎片被拋起來,再一片片慢慢落進那無底的深淵,聽不到墜落的聲音。有些碎片或許已被風吹向遠方,再也不回來了,只剩下那無聲的水面在輕輕地蕩漾著。幽暗的黑色一圈圈散開,只留下大片大片的空洞、荒蕪與空虛,于是我的淚落下來了。
            安妮筆下的女子,總是不停地輾轉于不同的城市,過著不同的生活;總是不停地與陌生人邂逅,再無聲地離開;總是不停地放縱自己,聽著放肆的搖滾,大口大口地喝著烈性的酒與冰水;總是不停地自殘,聽用刀片劃破自己的皮膚后血滴落在地板上的聲音,孤獨寂寞。文中所有的女人都有著像安妮一樣精致的面龐,一樣烏黑的濃發,一樣冰冷蒼老的心。文中總是描寫,多少年后,當那女子回來時,帶著的是一顆已感覺不出溫暖的冰涼的心,一具早已遍體鱗傷的軀殼,軀殼上處處是錯綜復雜的刀痕與煙頭燙傷的痕跡,可女子對痛卻早已麻木。最后,那女子隱忍的面龐總會在無言中消失在世界的盡頭……


            郭敬明

            那個有著清亮的笑容、深奧明亮的瞳孔、臉上看不見憂郁的孩子;
            那個喜歡用45°角仰望長滿云朵的天空的孩子;
            那個有著反抗精神卻安于現狀的孩子;
            那個有著強烈現實感的孩子;
            那個令人心痛的孩子。
            他的朋友們都叫他四維,是時間的意思。時間逝去,絕不回頭,如同流水一般,不留下任何痕跡,讓人又愛又恨,想放棄卻又滿懷不舍。四維是一個極具抽象且矛盾的東西,像他自己!
            他說,雙子座的人,性格里總是一半明媚一半憂郁。是的,他的文字也是如此。他很幽默,但在笑過之后,我感到了辛酸背后的淚水。他的像刀子一樣的文字一層層剝開我堅強的外套。看過他的文章之后,我總會拒絕再看,因為我心里最軟弱的部分已經被觸動了,好痛!
            我有著堅強的、樂觀的外表,所有人都說我是一個沒有煩惱的快樂孩子,我理解他們的評價,所以我微笑地面對他們。每當遭遇了挫折,在他們面前我總會逼回快溢出眼眶的淚水,同時笑著對他們說:“這沒什么!”
            我已習慣于這樣,深深地掩藏自己脆弱的心,讓自己表現得足夠堅強,而眼淚只能留著回家一個人流!所以,雖然我的心的外殼看起來還是無比堅硬,但內心深處卻早已滿是脆弱的傷痕。當然,這樣的傷痕沒有人見到過,也沒有人真正理解過,我也不會傻得去掀開我堅硬的偽裝,讓別人去欣賞我無助的內心世界!所以我只能選擇沉默。
            我渴望被了解,但又拒絕被了解;我渴望有真正的朋友,但又拒絕推心置腹的交談;我渴望自由,但又害怕哪天走遠了會迷失了回家的路;我渴望……但又……太多太多的矛盾集中在我身上,于是形成了這樣一個矛盾的我。我希望別人看到我的疼痛,希望人家給予我理解,可我又始終喜歡帶著偽裝的面具去見人,無奈!
            我像是深陷在沼澤之中,只能伸手抓著,不停地抓著,找著。我希望會有一株哪怕很小的救命草,可是我抓到的始終是空氣,空空的……于是,我只能流著傷心的眼淚繼續沉陷……
            似乎跑題了,但也沒有。他的文字總讓我想到我自己。每次看了他的文字后,就會無緣無故地生出一種莫名其妙的悲傷和空虛來,在我心中來回蕩漾,有一種想傾吐的感覺。也許,太多的壓力已經讓我感覺真的好累!
            “我喜歡,站在一片山崖上,看著匍匐在自己腳下的一幅一幅奢侈明亮的青春,淚流滿面。”這是我最喜歡的句子。
            他們是我所喜歡的作家,他們思想的亮點,他們心靈的歷程,他們留在筆下的那些犀利和那些矛盾,總是深深地、靜靜地、久久地蕩漾在我的心里,落寞、孤寂、空虛,于是淚流滿面,觸動了我青春內心軟弱的弦……

        【評論】【我要推薦】【頂部
        24小時熱點

        情色网站